太平猴魁

公司概況

熱門關鍵詞

聯系我們

黃山六百里猴魁茶業股份有限公司

公司電話:0559-8539668

地址:安徽省黃山區工業園區

網址:www.gthcms.live

首 頁公司概況中國留學生之父容閎太平購茶記

容閎,中國最早的留學生,畢業于美國耶魯大學,回國后,經歷十年艱難謀生,后被曾國藩起用,建立江南制造局,再后與曾國藩、李鴻章等重臣共同上奏,力促晚清政府先后三次共派出120名幼童留學美國,同時他也被任命為留學事務的負責人,因這一重大事件使他被稱為“中國留學生之父”。

在十年謀生的艱難歲月里,他曾冒著巨大的風險,從當時被太平天國軍掌控的安徽太平縣(現黃山區),購運出數萬箱茶葉,中央電視臺2002年12月19日 第46期《人物》節目介紹容閎,提到這一事件①。我們通過對史料的征集、整理和研究,現將詳細經過紀錄如下。

1861年初,容閎在上海一家經營絲茶的洋行供職,一次,他在與幾位茶商朋友聊天中,獲悉一驚天大商機,說安徽省太平縣,有綠茶百余萬,已經裝箱,準備運出,不幸全部落入太平軍控制之中,如果有人敢冒險到太平軍中把這些茶葉弄出來,立即就可以賺得大錢,獲利豐厚。容閎聽后,內心立刻有所觸動。他想,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,時處戰亂,匪盜橫行,形勢復雜,經營茶葉的普通商人自然不會投入錢財去冒這個毫無憑藉的風險。但是,這事對他來說,卻是可以考慮的,不能坐失良機。與幾位茶商告別后,他立即去跟洋行的上司商量。容閎的上司曾寄圃先生商業經驗極為豐富,與容閎的交情也很深,他回答說:“此事應當深長思之,不敢貿然答應,你稍作等待,數日后必有回復。”

容閎為何可以考慮此事,而且要興致勃勃地立即去實施呢?這要從容閎與太平天國的關系說起,在此之前的1860年底,容閎與幾位在上海的美國朋友一道前往太平天國的都城南京,訪察太平軍,并向已掌握太平天國軍政大權的干王洪仁軒提出了七條改革政治、經濟與文化教育的重要措施,說明若予以采納,愿為馬前走卒。但干王卻以太平天國的主要領導人都在外帶兵打仗、要等他們回來多數同意后才能實行的理由搪塞容閎,這讓他深感失望。為留下容閎,干王還授予容閎“義”字官印,按太平軍官制,義為四等爵位。這讓容閎大惑不解,他的七條建議一條也未被采用,卻授予他四品爵位,他決不敢受,與同行的朋友商量之后,決定還是返回上海。臨行之時,他以昔日之誼②向干王洪仁軒求得一通行護照,這個護照能使他在太平軍的勢力范圍內,任何時候都能來去自由③。干王見容閎難以挽留,就答應了他的要求,于12月24日發出黃緞護照,并備車舟糧食,親自將他們一行送到丹陽,讓他們安全回到上海。

就是因為他手中有這一黃緞護照,他才有特殊條件可以考慮到太平購茶一事。

幾天之后,他的上級曾寄圃先生就告訴他,已同洋行的主人一再討論,現已決定實行他的提議,委派他即赴安徽太平實地調查:1、是否有此項茶葉?2、如有此項茶葉,以巨額資金從太平軍中購出有無危險?3、購得茶葉后,雇民船運出,再運到上海,其間有無困難?凡此種種都要先期籌備妥當,確保萬無一失。當時,從上海到太平有兩條路,一條是由蕪湖逆青弋江而上直達太平,另一條是由蕪湖上游百余里處的大通(今銅陵市)到達。從蕪湖直達太平,盡為太平軍勢力范圍內,而大通則為官兵所駐。容閎決定取道蕪湖,臨行之前,邀請四人為伴同行,此四人皆為太平人,因家鄉處在戰火之中,避亂來上海,且營茶為生。他們一行從上海出發,沿江上行,途中所經之地,盡為太平軍所占據。所經過的大小城鎮,居民甚少,田園荒蕪,蘆葦高且過人。很多市鎮寂靜得象無人居住。至少有五十戶人家的地方,現只剩數十人而已。而且這些人,形容枯槁,衣裳破垢,生氣蕭索,遠望懷疑是幾具骷髏在行走,慘淡情狀,不堪屬目。

一個星期后,他們到達了太平,在一個叫山口的小鎮上④停留下來。讓容閎感到很奇怪的是,在這里竟遇到了四年前就在上海認識的三位太平茶商,在這漫天烽火之中,他們居然還能存活于世,讓容閎有碩果僅存之感。三位茶商見到容閎的到來,亦很驚奇,在這戰亂時期,不啻是空中聞到足音,歡愉之情,難以言表。容閎立刻就選擇一間未完全毀損的房屋,住了下來,并請三位茶商協理調查工作。三位茶商對太平茶葉的情況了如指掌,某處某處存有多少茶葉,他們一清二楚,就山口這地方,至少也有綠茶五十萬箱,全縣之內,合計當不下一百五十萬箱⑤,每箱裝茶約六十余磅(合五十多斤),這些茶葉大多數被太平軍所掌握。了解這些情況以后,容閎就帶著干王洪仁軒發給他的通行護照赴太平軍中,果然見到大量茶葉,就購買一事,與軍中頭領反復商議。然后,他迅速回到蕪湖,發函上海報告調查情形。調查認為太平縣存有大量茶葉,情況屬實,從太平運至蕪湖,水路安全,不會有生命財產的危險。如能攜款至蕪湖,并雇用多人沿路護送,款到太平,茶葉就不難運歸,函外附茶樣多種。很快上海復函,認為太平茶葉,品質良佳,命容閎速往購辦,盡量收購,多者不厭。

不久,上海公司的購茶款匯到蕪湖,計有四萬兩銀子(合當時通用的墨銀五萬七千多兩),分別裝在八個大箱子里。公司派十二人佩帶手槍、腰刀及防火器具,沿途護送。這十二人中有六人是身材高大的外國人,他們看上去孔武有力,以為遇到土匪強盜之類的意外時,可起到緩急之用,所以公司委派他們護送款兩。款到蕪湖后,容閎在蕪湖雇了運茶船八只,其中選擇兩只大而堅固的船運載銀兩,每船由三個中國人和三個外國人守護,其他同行三十余人也分為兩組,各自負責行程安全。部署得當以后,大家均鼓足信心和勇氣,興致勃勃地離開蕪湖,朝太平縣進發。

從蕪湖到太平縣,途徑涇縣縣城,當晚船隊停泊城外。涇縣城中駐有太平軍,攔截船隊,容閎向其主將出示通行護照,并告之與干王洪仁軒的關系,于是,立即放行,未受任何騷擾。船隊泊在城外一寬闊河面的小彎里,兩只載銀船居中,其它船只環此兩船擺放。入夜以后,把所帶槍械分發眾人,裝滿子彈,荷槍以待;另外,增加傭金,每船各派一人值夜。安排完畢以后,才各自就寢。

夜深以后,除容閎和一位年紀較大的茶商一直都沒有睡著外,其他人由于日間勞累,頭一挨上枕頭就鼾聲雷動。容閎是主事之人,身帶巨款,責任重大,他躺在船頭,仰望天際,只見黑云片片,飛速移動,一彎新月,時爾從云縫中窺視人間,時爾又被濃云所覆蓋。他依著枕頭,無聊地仰望夜空,一直到長夜將半,月已西沉,夜色益加昏暗之時,才漸感疲倦,欲要入眠。就在此時,耳際忽聽得有隱隱的呼嘯聲,由遠而近。容閎大驚,立即起身披衣,叫醒船上所有人。這時,那呼嘯聲越來越近,聽之歷歷可辨,象有數千人,同時吶喊。深夜寂靜中,聽此聲音尤覺凄厲。幾分鐘以后,就見到對岸火光熊熊,無數的火把,閃爍于黑暗恐怖的世界之中。

容閎和船上的人驚恐萬狀,感到危險在即,立刻商量抵御之策。現在眾寡懸殊,如果對方來劫,以一當十也不能勝,怎么辦?船上之人,皆不習武事,都把希望寄托在六個外國人身上,但六個外國人,沒有一個敢說與之一拼。其中個頭最高大的一個英國人,說話時面無人色,戰栗不止,才知此人原是徒有虛表之輩。他建議盡獻所有,切勿與之對抗。其他人也認為以保全性命為重要,不敢主戰。容閎心想,大家固然不必為這區區四萬兩銀子而犧牲生命,但是,這項巨款是受公司委托來購物的,怎么能不設法保護呢?放棄保護,就是慷他人之慨,資盜寇之糧。這樣做豈不是讓人鄙視我等是無用懦夫嗎?今后,還會有誰會相信我們?會托我們出來辦事?我們又怎么能扌門心自安?他當即下定決心,對大家說:“各位請都不要害怕,如果他們來劫船,我將挺身與他們的頭領進行談判,你們各位握緊槍械,守衛銀箱。我們要鄙視他們,要讓他們知道我們是何等人物!我將以這黃緞護照,明確告訴他們,要是搶奪銀箱,告之南京,原物歸還,還要嚴加懲辦。相信他們必不敢硬搶,我們也不會有絲毫損失。”他說得鏗鏘有力,落地有聲。大家的勇氣才振著起來,共坐船頭,靜待其來。

他們一直睜圓眼睛,望著河對岸的火光,每個人都憂心焦灼,深陷恐懼之中。但是,過后不久,呼嘯聲漸漸降低,火把漸漸分作無數小隊,朝沿河向上的方向,徐徐移動。移動時,每一小隊皆略作停頓,這樣大約進行了兩個小時。容閎一直迷惑不解,黑暗中似乎感覺到對岸備有無數船只,這群人正慢慢分隊上船。這時,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雨,對岸的無數火把在雨中漸漸息滅。不久,天已拂曉,果然看見對岸的船只紛紛駛離,有幾只船竟掠容閎他們的船只而過,讓他們屏息而不敢動。到天大亮時,這群人已全部離去,不見蹤跡。

遇此奇險,安然無恙,可謂天幸,等那群人完全不見蹤影之后,他們的一切恐懼焦灼全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,人人額手相慶,感謝蒼天保佑。容閎認為如果船隊不是停泊在小彎里,如果不是黑夜、下雨,等到被他們發現,一切真是不堪設想。

兩日以后,船隊抵達太平縣,駐扎在小鎮山口。當時,太平軍財資匱乏,急需銀兩,又知道茶葉市場看好,十分暢銷,故高價而沽。容閎與他們反復討價還價,依然十分昂貴,以他們所帶款項,只購得茶葉六萬五千箱,不到太平茶葉的十分之一。這些茶葉分兩批運出。第一批,十六船裝載,由六個外國人監護運到蕪湖,再換汽船運往上海;第二批,十二船,由容閎自己親自護送。當時正值盛夏時節,天氣炎熱,河水干淺,有好多地方,裝滿茶葉的船只不能通行,必須掘深河底,才能通過。容閎要求運船的工人們下河挖掘,但他們都不太愿意。容閎就以身作則,親自入水,掏掘船底沙石,船工們見此,不再繼續觀望,紛紛下河,人多力量大,很快就疏浚河道。后每遇擱淺,容閎都親自帶頭,沿路也就無所阻礙,順利運到蕪湖。

由于沿途勞累困頓,濕熱薰染,到蕪湖后,容閎突然病倒,高燒不止,臥床不起,蕪湖一時找不到好醫生為他醫治,只得轉往上海,到上海后,病情進一步惡化,纏綿病榻達兩個月之久,方才治愈。他原本打算這兩批茶葉運到上海以后,繼續籌集款項,再往太平購茶,不料一場大病,雖經醫治,但體弱一時難以康復,只得放棄原來打算。再加這兩批茶葉,由于進價昂貴,獲利甚少,成為巨富的奢望跌落成一夢黃梁。

太平購茶的經歷,在容閎的一生中,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件,每想到那夜船泊涇縣,遭遇奇險,尤為心悸,當時雖然態度鎮靜,臨危不懼,但整個神經系統確已受到非常振動,大病一場,不能不說是早已種因于此,假如當時真被劫匪所持,必當以命相抗,若死則真等于鴻毛。想到此處,不得不對自己憤然指責,成大事業者則應從大處落墨,豈能為區區資財,險些送命?豈能為區區資財,違背為人處世以生命為基本的原則?所幸的是,通過到太平的購茶經歷,磨勵了意志,穎悟到任艱難之事而能堅忍不拔、遇危險之情而能鎮定自若,這些做人成業的可貴品質,這使他的一生都將受益匪淺,所以,他在《西學東漸記》一書中,用整整一章來記述這一事件。病愈以后,他辭去洋行的工作,由于命運的轉折時期還沒有完全到來,他只能繼續為謀生而奔波,不久,被聘至江西九江,做茶葉經理人,半年后,自立門戶,在九江三年,經營良好,就在這時候,命運的敲門聲輕輕叩響,從門外傳進來的是晚清王朝一位重要人物青睞的目光,從這目光里,容閎欣喜地看到他魂夢不忘的“留學教育計劃”正一步一步地變為現實……

①人物欄目是這樣介紹的:“容閎是做茶葉,賺得25000美金發財致富的。一次偶然聽到一些茶商向他介紹,說安徽的太平縣,有大量的綠茶,而且這些綠茶都已經打包好了,從數字上來講,有一百多萬包,可是因為戰亂,這部分茶葉滯留在當地,無法運出。于是容閎帶了一些人就一起去了。”

②容閎是珠海人,1853年回國后,第二年在香港謀得一法律文書工作;1854年,洪仁軒從上海到香港,在美國教會里工作和學習。兩人由此結識,經常在一起談論國事。

③在此前的兩年里,容閎受公司之命,曾赴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湖北等省作蠶、茶產區產業調查,到過很多地方,此次向干王索求通行護牌,旨在為今后出行方便。

④山口鎮,即今黃山區三口鎮,清朝時稱山口,據傳三口汪氏族人在清初時就以經營茶葉致富,在清太平人周公樓所著《劫余生彈詞》中,就說到在嘉慶年間三口街有茶莊三十六戶。

⑤箱,實際為“簍”,太平茶葉歷來用簍包裝,竹篾紡織,雙層竹篾,中夾數層干燥箬葉,四方柱體,高約一米五,寬約兩尺。一百五十萬箱,按每箱五十斤計,合75萬擔。據《劫余生彈詞》所描寫,嘉慶年間,太平縣人口有二十九萬,在太平天國之前,過著十分富裕奢華的生活,其原因就是茶葉的大宗出口。估計當時每年全縣的茶葉產量有十幾萬擔。這里所說的一百五十萬箱,可能是因為戰爭的原因,無法外運,數年積累而形成的。

(作者:陳朝曙  原載于黃山區政協《文史資料通訊》)

在線客服
分享
歡迎給我們留言
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,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。
姓名
聯系人
電話
座機/手機號碼
橄榄球明星走势图 四川金7乐走势下载 大嘴棋牌游戏官网通化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11选5网上购买 魔力宝贝 防具维修赚钱 四川金7乐18061809期 有什么转qq空间赚钱的app 福建11选5手机版 伯乐彩票平台骗局 网上棋牌娱乐犯法吗 复式双色球多少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沈阳盛京棋牌游戏大厅 国中高频彩 易发棋牌官方下载 腾讯分分彩官网开